学历障碍破除后,职校生如何跻身更好赛道
2022-02-16 08:35
来源: 工人日报

学历障碍破除后,职校生如何跻身更好赛道

人工智能朗读:

因为学历带来的职业发展差异,一位“大国工匠”足足用了16年时间才得到国企正式编制,获得了同等的身份认同。如今,这种学历障碍正在被打破,职校生正在进入与高学历者同样的赛道,意味着更加均等的就业机会和更多发展的可能性。在日趋平等的竞争机制下,职校生如何就好业,不少人表示,能力的升级才是核心。

开工第一周,唐强已经完全恢复到最佳的工作状态,凭借在校优异成绩和高级电工、初级钳工的技能等级证书,他和班级的另外6名同学在毕业季通过校园招聘会一起入职中国航发成都发动机有限公司。这是他人生进阶的新一年,迈出职校的大门,进入能够发挥自身专业优势的国企,让其对未来职业生涯的每一天都充满期待。

2021年末,人社部印发《关于职业院校毕业生参加事业单位公开招聘有关问题的通知》,破除唯名校、唯学历的用人导向,建立以品德和能力为导向、以岗位需求为目标的人才使用机制,明确切实维护、保障职业院校毕业生参加事业单位公开招聘的合法权益和平等竞争机会。职校生获得了与本科生、研究生一样的事业单位就业招聘“入场券”。尽管唐强感到很振奋,但这并没有动摇他的就业方向,“平等竞争的就业环境很提气,但适合自己最重要,无论在任何岗位,能力的升级才是核心”。

用16年才填平学历带来的发展差异

唐强是成都工贸职业技术学院2022届数控技术专业毕业生,从初中毕业选择进入中职学校,到通过单招考试获得大专学历,他的心境发生了巨大变化。

“进入职校的基本都是普通教育的掉队者、淘汰者,大家对此都心照不宣。”进入职校后,唐强有一段时间很消极,尤其每每看到校园内“不唯学历凭能力”的宣传标语时,总觉得那是美好的向往,与现实距离很远。“社会上普遍认为读职校是下下之策,把职校生与成绩差、素质低画等号。”唐强说因为这样的原因,相当长时间里,很多用人单位即便对高技能人才求贤若渴,也会用一道学历“硬杠杠”避开他们,有些就算提供了就业岗位,工资待遇却相差甚远,甚至存在同工不同酬的情况。

作为“过来人”,李华对唐强谈及的现实情况感受深刻。1995年,职校毕业的李华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到一家国企工作,成了一名一线工人,和她一起入职的还有带编制的“985”“211”校的高学历人才。然而刚进单位的兴奋,很快就被巨大的差距感浇灭了,“一次单位发福利,别人都是鸡蛋加粮油,而我只有两块肥皂。干同样的活儿,却是截然不同的待遇”。李华自此下定决心要在岗位上干出个样来。她刻苦钻研技术,多年来获得了很多国家级荣誉,代表企业参加国际赛事,获得“大国工匠”殊荣,成为同行业内顶尖人才。但直至去年,她才因闪耀的成绩破格拥有了国企的编制,这份由学历带来的差异,她足足用了16年时间才补上。

平等就业环境重要,能力升级更是核心

“现在国家通过政策导向优化职业教育学生升学就业的社会环境,拥有一个平等的竞争机会,对我们来说太宝贵了。”唐强说。

“破除学历障碍,职校生进入与高学历者同样的赛道,意味着更加均等的就业机会和更多发展的可能性。”2013年,毕业于四川电力职业技术学院的王能进,恰逢机缘应聘到雅砻江公司锦屏水力发电厂。谈及当前职校生的就业环境,他有着极为深刻的感触。

王能进介绍,就在他考入职校差不多2个月后,很多对口的国有企业已经明确不再招收本科以下学历的学生,就业资源的降级让他们曾一度陷入迷茫,唯一能做的只能是铆足劲提升自己的在校成绩和专业能力。果然,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毕业那一年,雅砻江公司锦屏水力发电厂即将全面投产发电,需要提前进行人才储备,一次性释放出42个正式岗位,其中36个岗位与电力生产相关,尤其以王能进所学的电气自动化专业为主。

“即便如此,这样的机会也仅是面向专业成绩前10%的学生,所以无论到任何时候,能力的升级才是核心。”王能进在专业岗位上做了6年后,目前已转岗行政从事党群工作,与他同期入职的高职毕业生中,有的做了中层管理干部,有的在技能竞赛中拿大奖、评劳模。在他看来,在平等的竞争机制下,低学历是可以通过在岗的学习与历练来弥补的。尤其职业发展是终身制,如果不努力,再高的起点也会走向落后。

唐强对王能进的观点十分赞同。在去年人社部关于职业院校毕业生参加事业单位公开招聘的文件下发的第一时间,唐强便开始关注跟进,好不容易“大海捞针”般找到专业对口、条件符合的事业单位岗位,68:1的招录比例让他只能望而却步。他说:“竞争太激烈了,需要大量的时间用于备战备考,对自己没有太大信心,权衡再三,选择了放弃。”

实现了好就业,更要真正就好业

国有企业、缴纳五险一金、薪资水平有前景,还能融入报国事业,唐强对现在就职的单位很满意。但要得到这样一份“有里有面”的工作,在优质资源稀缺的就业环境下,高职院校对学生就业工作的周密安排部署就显得十分重要。

“岗位资源的开发,企业的定期回访,这是我们全年都要开展的工作,尤其在就业寒冬季,准备得会更加充分。”据成都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就业指导科科长冯宇浩介绍,由于储备丰富,截至目前,该校2022届毕业生有85%实现了岗位落实,20%已经签订了就业协议,情况较去年同期乐观,“很难每个人都找到心满意足的工作,尤其是一些优质企业,根据每年生产和发展的需求实际制定用人规划,招聘指向具有不确定性”。对于针对高职院校学生破除学历障碍的就业导向,冯宇浩认为,政策的落地需要时间,尽管影响因素和具体情况复杂,但是值得期待。

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近5年,高职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稳定在90%,中职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稳定在95%。但实现了好就业更要真正就好业,才能真正说服、吸引学生接受职业教育。业内普遍认为,职校生实现高质量就业和高质量职业发展,这需要高质量的职业教育,培养高质量的技能人才;高技能人才的供给,为传统制造业升级换代注入活力,进而改善技能人才的工作环境、工作条件,形成职业教育与社会发展的良性互动。但显而易见的是,打破唯学历导向、扭转对技能人才的偏见,才能让高素质技能人才获得更多的发展空间。


[编辑:刘晓宇]